【講座紀實】高齡智庫該是什麼樣子?(撰文:周傳久老師)

【講座紀實】高齡智庫該是什麼樣子?(撰文:周傳久老師)
講者簡介:
周傳久老師(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文字記者;高雄師範大學成人教育所博士)

  【演講簡介】 
       資深媒體工作者,現為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文字記者,曾任公視〈熟齡台灣〉製作人。世新廣電科、政治大學新聞系、中山大學傳管所、高雄師範大學成人教育所博士,大學兼任助理教授,主授各國長照創新服務。

       過去二十五年來,前往歐洲各國公共電視及老人照顧單位學習與考察,也親身投入照管專員、照服員培訓。高齡議題報導獲卓越新聞獎、曾虛白新聞獎等多項榮譽肯定,也持續出版相關書籍與撰寫專欄文章(《熟年誌》、《今周刊》、《創新照顧》等)。
    本次演講將分享其對於國家級高齡研究中心角色、運作方式之觀點與他國經驗,對本院承接設置於雲林虎尾的高齡醫學暨健康福祉研究中心之統籌角色,有許多值得參考之經驗。

❈著作
迎接超高齡:熟齡人生幸福提案(2020)。
高齡友善新視界:觀察臺灣與他國的高齡者照顧(2019)。
北歐銀色新動力:重拾個人價值的高齡者照顧(2016)。

       很久以前就知道,美國有智庫,專門研究外交、軍事。我國以前政大國關中心等單位給政府高層提供情報與建議。至於我曾實習,並遇見吳大猷院長與那大陸來的秘書那廉君的中研院,看起來是深入研究知識的國家級單位,領域很廣,並非量身打造為社會趨勢與政策議題智囊的角色。

       高齡化社會來了,影響全體國民,不能說不是國安問題。也需要智庫?或者不稱智庫,而是統領引導發展的資源中心?這裡說的重點不在分錢與權力,而是本於整體公共利益,有些研究不是單一縣市或學府資源可持續執行、或無必要重複執行,或得搭配國家政策來看,甚至國際眼光來看而從長計議者,則其層次與使命恐有必要發展新的研發組織。這種研發組織定位明確,觀察時代變化產生的社會需求,不斷產出實用知識,降低衝突傷害,支持全民福祉。

一路觀察

       1994年開始多年的他國之旅,一路發現,好幾個比我國更先面臨老化的國家,有類似研發機構。這種機構通常得到國家支持,同時有社會挹注,由研究人員帶領博士班學生,與實務界保持非常密切往來,年年公布許多有實證基礎的新觀念,如預防延緩失能的走向、強化衰弱階段生活意義的自我照顧方式。

       也有政策布局與制度調整,如驗證為超高齡社會最前端有效預防投資的全面75歳以上民眾預防性家訪(preventive home visit)、共同參與決定式(share decision making)的長照評估溝通、用音樂與實境等視聽覺元素激勵老人運動維持日常生活能力。還有多種策略性研發工具與照顧科技,例如失智者使用的手機介面、從多位客戶照顧故事整合的問題解決導向創新工具、照顧訓練教材、老人自我發展融合利他來成功老化的方法等。這些發展有根據、有順序,並且不斷深化,每隔幾年又不一樣。

       在某些機構,接待筆者時,從抽屜拿出一疊我國人士參訪者名片,讓我常想,我們是繼續來參觀,還是應合作發展?或者什麼問題是文化與制度下不能問別人,我們得自己解決的?也有些地方去的時候仍如拓荒,是國內尚少接觸或晚近新成立者。我國與他國科研不少,但老年相關共同發展還有很多空間。有些合作是天價而不易推動,也有些端看我們的誠意和程度與價值觀而已。

       國內老化速度很快,老年與照顧長者與身心障者的價值觀不一?有限公共資源如何合理平等用於納稅人?怎樣減緩社會老化服務需求上升曲線?如何與急性醫療制度磨合接軌?我們的確要考慮更前衛的研發統整單位,來改變目前計畫斷斷續續或資源配置零散的知識發展處境。這可以觀察國內已經有什麼?多專責?缺什麼?怎麼補?看老只見病?看老能見人?只是醫學?不只是醫學?那是什麼?降低不斷研究、不斷報告、不斷束之高閣的現象,能更充分分工合作,用一樣的價值觀串起研發鏈與服務鏈。

實例分享

考量篇幅與目前國內發展,在此簡要引介幾個組織。

  1. 芬蘭年金研究機構 這是專門研究退休經濟問題的組織、同時延伸看高齡人力資源運用與研創。
  2. 芬蘭老年研究機構:關注範疇看來可謂全人照顧、全人發展。包括運動、身心調適、利他等多層面。
  3. 芬蘭運動研究機構:各種有關運動抗老、運動健身、參與動機、行銷推廣研究,以及運動測試準則。
  4. 荷蘭長照企管研究機構:關於老人與身心障等的服務與獨立生活工具、服務模式研究、服務輸送體系開發。
  5. 荷蘭長期照顧實務資源網:由 Vilans等研究機構供應研發成果聯合支持的實務技術與觀念成人自學網。
  6. 挪威的老年健康研發訓練機構:研究老年精神問題與身心障老化等,旗下支持長照基礎人才和跨域訓練研發。
  7. 挪威高齡就業研發中心:原研究退休準備,後改為研究高齡人力活躍持續參與貢獻社會,與勞方、資方合作發展。

       縱觀這幾個五六十年前陸續成立的機構,相似特色是組成董事會,由多個學術單位聯合支持,全力發展基礎研究,而且不時收集該國與國外最新發展資訊,包含觀念與技術,轉譯為一般民眾容易理解的短文。不但公布於網站,而且全國許多相關組織,如運動站,也能很快獲悉。同時,重視以其資源來支援專業服務人員養成,使研發有效落實,掌握價值和策略層層影響的機轉,用更好的方法服務,對照顧者、被照顧者雙贏。

       感謝這些組織數十年熱情開放,給筆者無數懷念與鼓勵。近年因網路翻譯和多種社群不斷翻新,即使在台灣,也不難時時保持連絡。即使身為外國人,仍能天天汲取最新資訊,坐觀這些國家的變化與進步。他們不僅重視發展機器,特別重視溝通互動品質的研發,與服務易得易用的努力,讓人能選擇、能運用,過最大限度獨立自主、有幸福感、成就感的生活。

       不能忽略的是,這些豐富、人味的新知發動者能出現,根基於社會主義、優質教育。照顧基本上就不是以獲利為目的,而是以資源公平再分配保障生存為目的。所以如果初心就是要利益最大化等於雞同鴨講,或能花錢買他們的硬體,卻很難抓到他們的內涵。至於優質教育,並不在學府多,但學府的合作和務實發展很重視。而且人才養成環境與方法的品質,從南到北、城鄉相距有限,並且按著各人興趣而走。所以人人有自信,投入有承諾,合作有意願,集合起來的創新力量相對可觀穩定。當然,過度重視個人主義和社會福利成熟,也間接造成人情淡薄,老年處境更無助,這也可能是他們更重視開發生活品質的不得不。

       由於基督教歷史源流,重視人的價值、尊嚴、平等、品德與合作,人人要能得到生活品質,發揮人的意義到極致。人存在的價值並不建立在財富、地位,不欣賞叢林法則,不容許巧取豪奪或鼓勵階級化。這並不表示不重視財務或生產力,但核心價值非常清楚。這些機構聽到我國大專上探兩百,電腦發達,又是東方敬老文化,都非常驚訝、羨慕,認為研發老人照顧和老年發展應該非常有遠景而且不困難。

省思展望

       任何一個國家或社會的發展方向,有歷史、政治、民眾價值觀、資源運用等多重原因造成,若要走向共善、不願鄰舍受苦,則有賴共同找出答案。首先要弄清楚自己的挑戰與處境。自己的處境有時很難去問不在這個文化體系脈絡下的專家,得自己省思。首先可能不是先到國外找答案,實在是找不到答案才看他國,比較務實。不然花在移植、觀望、修整無根的現成產品,代價有時也是頗可觀。

       二十多年來,現場接觸,重複從網路看,觀察他們的產品,被他們介紹去看多種現場營運服務,以及協助引介部份訓練資源到我國來看,這些組織營運走向的核心風格是前瞻、客觀、普及。


✅ 前瞻:為國民守望未來,為生活品質把關,引領大家學習新觀念來安身立命。而且關顧層面從民眾的眼光看世界,實實在在涵蓋身體、心理、社會、靈性。

✅ 客觀:它們提供知識不是受商業組織負託,也不是本於自身利益,而是提供科學、可信、中立、有趣的資訊,得到民眾信賴和享有。

✅ 普及:意味不會只有菁英階層取得,而是透過多樣行銷轉化方式,盡可能讓全體國民都能使用。主動服務輸送而不是被動等人來要,但尊重選擇。

以下提供從以上機構和一般學術研究歸納,或許可供我們未來建立更務實服務民眾的資源平台有些幫助。價值、處遇、目標、策略與資源運用。

價值:即使再多元背景的社會,總得釐清對人的基本價值的理解,有創造力,活在關係裡,但也全都是創世紀第三章以後「受傷的人」…和對應應得的顧念與支持。其次是對老化、衰弱、幸福感等概念的具體看法,而且可以定期重新檢視,使所有人在清楚的基礎往前走。避免無謂爭議,或老是繞圈圈不講真正的看法而形成合作鴻溝。因為沒有清楚的基本價值,或不真實的論述,則後續作為與資源投擲容易無根,或太快進入執行層面,成為泡沫亮點或折損效益。舉例,政府全力發展延緩失能,如有清楚的平等價值,政策擬定「起跳」我們就會問,視障者有充分被關注到嗎?一個客家城鎮自豪樂齡學習成果,我們自然問,非客家族群也快樂或受到關注否?政策發想到執行,若用一小時,花五十分鐘討論清楚,大家想法一樣用十分鐘執行,和花十分鐘討論,不清楚就花五十分鐘執行,差異如何?

✅ 處遇:時代在變,嬰兒潮和他們的父母對生活期待有許多不同。得到生活品質的能力與資源和限制也有不同。有清楚的價值後,以價值來做觀察處遇的準則,才避免視而不見,能夠覺察重點,進而本於價值去回應處遇產生的需要和挑戰。處遇不止複製貼上一句「我國人口老化百分多少,預計…」,其實還有許多不同層次情報與完整性。視角再擴張到國家周邊或國際的影響處境或許也是必要。如人才流動與移民看護趨勢。用大木桶來看,一片片木片都要夠高而且無破損才能注滿水。有任何木片破損必須補強,不然水沒裝滿就流出去。[1]如果拿注滿水比喻生活品質。又如城鄉差距。真實情況仍是數十年前的論述印象?有無想過鄉下在老化社會,有都市沒有的利基?再者,人活非常老,衰弱日子多,疾病複雜化,又想在家最久,則社區與機構照顧者的素質必須趕上。這就必須調整人才養成。有了價值觀看處遇來面對冠狀病毒,我們不止一直討論許多的不要、不可、不准以及死多少人,也會想到人們精神狀態、調適能力和自我價值的影響是多少,願意積極找對策和衡量政策如何平衡。也會想到怎樣向失智的人解釋怎麼回事…對不同的人受苦有感覺。

[1] 此為「木桶觀」。


✅ 目標:處遇調查論述需要持續累積精確,然後大家可用來看什麼是優先,什麼是重要。而降低用政治、權力、利益決定的機會。以長照發展為例,我國的口腔照顧(咀嚼吞嚥和軟質地高營養天然飲食,營養、口腔、語言治療人才合作)、足部照顧(足型、指甲皮膚和特殊疾病各種老化預防照顧、照顧體系、人才培育)非常弱,必須補強,才能達到有效照顧。若一直推動大肌肉運動,加上如全民運動般各校都發展桌遊,並不能改善太多我們面臨的預防延緩失能困境而走向下一願景。再以人才培養為例,有的國家新進照服員要8500小時拿結業證書,我國仍堅持90小時,這如何因應處境?所以,人才培育方式不僅那些老化前輩國家極為重視,不惜以國家老年智庫來督導支援管控訓練品質確保第一線人員能力。而且年年定時給予跨域自學教材學習,又成為國家接地氣翻新政策共識與新知基礎的堅實來源。

策略與資源運用:價值清楚、處遇理解、目標找到,這時再來看策略。這和跳過前幾項就直接蓋房子先蓋再說,然後又繼續改,是多麼不同!「滾動式修正」並不適合無時無處都一直使用。其背後的有形無形成本多麼可觀。前三項清楚了,加上時時更新的策略方法用得合宜到位,則後續執行禁得起挑戰,少有人不知為何而做或只是為做為做。想想一個天然泥餐對長者營養、認知、自我價值、社交的多重影響,和不發展而總以管灌是多大差別?想想形式上的跨域研發或照顧,和實質上的跨域研發或照顧有何不同?不先養成合作素養怎能立刻有跨域成果?常見有些時候我們先有錢再看怎麼用錢,好像沒有錢怎能談做事。可是觀察這些國家成就新創,幾乎都是先有想法,釐清想法,合作發展更好的想法,然後才運用較多資源或者創造資源來實現想法。從實體產品、服務互動、服務輸送,三層次皆然。君不見大量使用蔚為風尚的設計思考,如何有用?如何流於形式,這裡不難看到來自漠視前三環節。


       如今,我們需要更堅實的老年研究能量。硬體餘裕空間不少,金錢資源至少比許多發展中國家要強太多。從以上本國與他國發展來看,我們未來的聯合研發總部或者類似的平台,必須走過價值、處境、目標、策略與資源運用的過程。看老年生活重要的就只是身體無病,則平台就是身體醫療研究。看老年是全人,則關注還有社交研究。有身體、有社交還缺什麼?「木桶觀」就想到人的意義成就需要,則生活照顧設計成為課題。

   
       如同一般學術論文,有研究限制,國家智庫當然也有限制。限制,可能因實際資源,也可能不必重複既有。我國基於怎樣的共同價值,希望未來十年、二十年或更久,如何發展老化社會?仍是在價值、處境、目標、策略與資源運用打轉。一個新的智庫,不再讓攸關大計的研究趕場發包,能廣徵學府群英而人盡其才,讓打轉更上軌道,才是大家之福。


活動剪影

周傳久先生(左四)與論壇長官、同仁合影
洪培凱副執行長(左三)、張仲明副總召集人(右四)、許志成執行長(右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