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增加心理憂鬱!WHO:憂鬱症和焦慮症增加25%

疫情增加心理憂鬱!WHO:憂鬱症和焦慮症增加25%
✍ 撰文 | 楊健良 國家衛生研究院論壇
✅ 審評 | 吳慧菁系主任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在2021年9/10舉辦的「世界預防自殺日」中,泛美衛生組織(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PAHO)提出示警:「COVID-19 大流行加劇了與自殺行為有關的風險因素,呼籲優先考慮與進行預防。」

🟦 COVID-19全球大流行與自殺行為

每年有超過 70 萬人死於自殺;自殺是 2019 年全球 15-29 歲人群的第四大死因[1],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博士說:「我們不可以,也絕不能忽視自殺。每一例自殺都是一場悲劇。在經歷了數月COVID-19大流行之後,自殺的許多風險因素,包括失業、經濟壓力和社會孤立等仍然普遍存在,我們現在更加必須關注預防自殺問題[2]。」

在個人層面上,應以有效的措施來預防自殺;早期發現「憂鬱症(Depression)」 與「酒精使用障礙(Alcohol Use Disorder) [3]」 的跡象,對於自殺防範,以及後續的心理支持十分的重要。如果發現周遭有人透露出想要自殺的警訊,應儘快尋求醫療專業人員的協助[4]

🟦 後疫時代的心理健康促進與自殺防治

COVID-19 大流行對人類心理健康的影響是深遠的,新冠肺炎疫情與自殺風險,可能的相關因素包括:經濟壓力、檢疫相關人際隔離、社會及宗教支持系統可近性降低、心理衛生與精神醫療服務輸送阻礙、慢性身體疾病照護能量排擠與延遲問題、國內外媒體大量報導疫情與全國性焦慮,以及醫療人員工作壓力與耗竭等。

隨著大流行的蔓延,自殺防治可能會成為一個更加緊迫的問題,並且對一般大眾以及經濟和脆弱族群生長期影響,需要急迫的考慮自殺預防,相對應的措施雖然需要利用心理衛生政策與作為,但實際需要的投入絕對不僅於此。隨著疫情帶來社會經濟變遷,後續自殺死亡率變化及獨特的心理衛生需求,仍需密切觀察研究,尋求因應之道[5]

🟦 COVID-19全球大流行與心理健康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WHO) 發布的一份科學簡報[6],在 COVID-19 大流行的第一年,全球焦慮和憂鬱的患病率大幅增加了 25%。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博士說:「我們現在掌握關於 COVID-19 對世界心理健康影響的信息只是冰山一角,這給所有國家敲響了警鐘,讓他們更加關注心理健康,也更支持民眾維繫心理健康[7]。」

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我們,如何調適孤獨又焦慮的心靈?身為防疫團隊的一員暨精神科醫師,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這場疫情究竟什麼時候結束?這樣的生活對心理健康會有什麼影響?

「台灣精神醫學會秘書長」、「國立台灣大學公衛學院及醫學院」陳亮妤助理教授說:我必須很誠實地說,從歐美亞各國的冠狀病毒變種情形看來,重複感染的機會高達三成,也就是說,急遽增溫的疫情過後,即使逐步解封,新冠病毒依舊活躍、變異仍然持續,若干年後的今天,COVID仍很可能與我們「共存」。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即便是走向與病毒共存的「New Normal(新常態)」,這樣的全球大流行對人們的心理健康產生「深遠影響」,目前也陸續看到心理健康問題逐漸轉變為「慢性」、「長期」的心理健康困擾。

根據《刺胳針精神醫學 》(The Lancet Psychiatry)期刊上的研究[8],疫情下的「焦慮」與因隔離造成的「社交孤立(Social isolation) 」對大眾心理造成深遠的影響,作者之一羅里.奧康內爾教授(Prof Rory O’Connor)提出三點:

  1. 這樣的孤獨感、焦慮、壓力及經濟重創導致了人們的心理健康被劇烈摧殘,更甚者產生惡性循環,使人們有可能使用成癮物質(酒精、非法藥物等)。
  2. 原本就有精神疾病的患者更因為這樣的壓力和隔離導致復發,但復發後隨著醫療資源被COVID治療排擠,很可能得不到所需的治療,因此也提出具體建議,應該利用現代科技來解決目前疫情所造成的心理健康問題。
  3. 疫情掃蕩之下,特殊及弱勢族群往往是受害最深的,譬如醫護的巨大工作量及心理壓力,甚或孩童在社交隔離產生的心理負面情緒等,建議針對不同族群應擬定不同的執行方針互相支援[9]
🟦 發揮心理正向能量-安度疫疾風暴

相信經歷過「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以下簡稱SARS)」的人,對於當時社會的人心惶惶和恐慌都印象深刻,「未知是人類最大的恐懼。」精神科醫師出身的衛生福利部心理健康司司長諶立中表示,當時民眾只知道感染SARS後死亡率很高,卻不知道病毒如何傳播、有多危險;反觀面對COVID-19,政府在疫情爆發後,每天召開記者會說明疫情進度、傳播方式以及防疫措施,也有 1922 防疫專線隨時解答疫情問題,消弭恐懼。

不過,原本就有焦慮、憂鬱問題的族群,由於個性較敏感,對於壓力仍有比較明顯的反應;另外像是接受居家隔離、居家檢疫的民眾,也容易沉浸在害怕感染的情緒中,或是擔心無法工作帶來的經濟壓力,以及未來解除隔離後的汙名化、標籤化問題。

🟦 後疫情時代來臨:「抗壓 5 裝備」您備妥了嗎 ?

「全國自殺防治中心主任」李明濱教授說,「危險、未知」是造成民眾心理壓力的兩大主因,所幸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每天發布最新訊息,形成安定民心的力量,加上各民間團體透過不同管道展開心理健康「超前部署」,少數民眾雖然仍有情緒困擾,但達到情緒障礙的比例沒有想像中高。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在2020年 4 月份曾針對 1,098 位 20 歲以上民眾進行調查,發現多達7成的民眾坦言疫情確實影響到日常生活,但因情緒困擾需要接受諮詢的比例僅有 5.3%,低於2019年疫情發生前的 8.3%,而且在睡眠、焦慮、憂鬱、自卑等數值都明顯下降,僅緊張狀況逆勢增加。

李明濱教授強調,後疫情時代將到來,全民應養成替自己情緒健檢的好習慣,不論您或身旁朋友出現憤怒、憂鬱、喪志的情緒,只要以手機下載「心情溫度計APP」就能測量情緒溫度,並且趁著疫情期間強化「抗壓 5 大裝備」,包括充分睡眠、適度運動、均衡飲食、創意休閒、放鬆技巧,人人都能將負能量轉化為正能量[10]

(衛生福利部)「發揮心理正向能量-安度疫疾風暴」 防疫心理健康5大招:


✅ 審評意見: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吳慧菁系主任認為,新冠病毒帶給全球公民從束手無策的恐慌,到是否接受疫苗接種的焦慮,以至於最後的共存與正常接受態度。在歷經漫長兩年多的過程中,面對疫情的不確定性、社會經濟壓力、就業與工作型態轉變、就醫系統受阻、隔離時的孤單、居家生活與照顧受限、長新冠的生理病痛,國家緊急救災政策應變措施能否滿足民眾需求、生存環境的多重風險與壓力影響著人們的心理健康素質與因應策略,自殺行為、憂鬱症罹患率、與物質濫用比例隨之增高。尤其特殊與弱勢族群,更容易受到媒體渲染、不實報導損及權益。建議社區大眾敏於體察自我身心與情緒反應、多關照自我生活需求與夜眠品質,學習自我安撫、自我照顧、善用家庭環境設施,進行體適能健身活動,藉由線上虛擬或實體支持系統、維繫人際互動關係,重建社會連結性,危機時主動求助他人,學習與疫情共存模式。


🔖 參考文獻:

[1] (WHO)自殺
[2] (WHO)每100例死亡中就有1例是自殺身亡
[3] (台灣家庭醫學醫學會)酒癮及戒斷症候群
[4] (PAHO-WHO)Suicide prevention must be prioritized after 18 months of COVID-19 pandemic, says PAHO
[5]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後疫情時代的心理健康促進與自殺防治:醫學教育面向探討」
[6] (WHO)Mental Health and COVID-19: Early evidence of the pandemic’s impact: Scientific brief, 2 March 2022
[7] (WHO)COVID-19 pandemic triggers 25% increase in prevalenc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worldwide
[8] Holmes EA, O’Connor RC, Perry VH, et al. Multidisciplinary research priorities for the COVID-19 pandemic: a call for action for mental health science. Lancet Psychiatry. 2020;7(6):547-560. doi:10.1016/S2215-0366(20)30168-1
[9] (鳴人堂)陳亮妤/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我們,如何調適孤獨又焦慮的心靈?
[10] (衛生福利部)「發揮心理正向能量-安度疫疾風暴」

📒 延伸閱讀:

「安全有效的自殺護理」:(WHO)自殺

精選圖片 | 123RF

瀏覽次數: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