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1至4/11之間,共有275個COVID-19國際臨床試驗在clinicaltrial.gov上註冊,但只有30個開放18歲以下兒童參與。將兒童由臨床試驗中排除對即時提供兒童診療指引是巨大的損失。美國NIH可依據”the Best Pharmaceuticals for Children Act”指定COVID-19治療為兒科研究重點並贊助一個與成人研究同時進行的臨床試驗(或者,NIH及WHO可擴大其現有試驗之收案年齡)。第二,除了鼓勵贊助者在現有成人為主的試驗中加入青少年,FDA應據Pediatric Research Equity Act,透過同時在現有試驗中招募兒童及成人,確保及時啟動兒科研究。第三,加入多中心研究的機構,應與贊助者合作,在可行的狀況下,招募兒科患者。在其他COVID-19研究中也應考慮加入兒童,如族群篩檢及血清調查、傳染研究、及疫苗試驗。大流行顯示了可能的健康不平等,因此COVID-19研究應包含生命週期中代表性不足的各個族群。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莊淑鈞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Thomas J. Hwang, Adrienne G. Randolph, Florence T. Bourgeois.
原文連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pediatrics/fullarticle/2765830?resultClick=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