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疑似或確診感染新冠病毒SARS-CoV-2的重症病人,醫護人員往往需要執行一些侵入性的治療。統計顯示,大約8% 病人會需要接受插管呼吸器治療。氣管內插管的過程中產生的懸浮性氣溶膠(aerosol)濃度比一般咳嗽、打噴嚏或是說話更高。一般被認為極可能會產生氣溶膠的醫療行為包括:開放式呼吸道抽吸、誘發取痰、手動式呼吸、插管及拔管、支氣管鏡檢查和氣管切開術等。過去大規模研究報告也發現,執行產生懸浮性氣溶膠的醫療行為,尤其是插管,明顯增加醫護人員被SARS病毒感染的風險。

JAMA最新一期的一篇文章中,Feldman等學者利用螢光標記模擬插管過程,可以清楚觀察從病患人體模型呼出的分泌物如何落在執行及協助插管的醫護人員身上。過程中醫護人員佩戴N95口罩、眼睛防護、隔離衣和手套。在插管結束後發現,未完全覆蓋的臉部皮膚(特別是頸部前方、側邊)、頭髮和鞋子沾了許多螢光標記。所以,作者擔心現在的個人防護裝備是否足以保護醫療人員為病患插管時免於被感染。文章也簡單介紹世界多國所建議符合插管程序需要的個人防護裝備。

其次,雖然在插管過程中飛沫或是氣溶膠會附著在醫護人員為完全保護的臉部或是頸部的皮膚,但是病毒並不會經由這些部位直接感染。因此,除了適當的防護之外,需要強調的是醫護人員的「手部衛生」— 因為病毒會藉著「手」而進入醫護人員的眼、鼻、口,造成感染。

作者提到,使用動力濾淨式呼吸防護具( Powered Air-purifying Particulate Respirators,  PAPR)除了穿著佩帶時比較沒有壓迫感外,也可以同時防護臉部、頭髮等大範圍部位,提供更方便、有效的選擇。此外,PARP不需要經過密合度測試 (fit testing),而且可以反覆消毒也是其優點。另外,在醫療過程中,任何時候只要皮膚或衣服被血液或人體分泌物污染,就應該立即用肥皂和水清洗皮膚和頭髮,並儘快更換衣服。醫護人員也不應在下班時穿著髒的防護衣回家。

從COVID-19爆發以來,才經過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我們仍然要繼續努力來改進、完善這些防護的相關工作。盡快鑑別出感染COVID-19的病患可以幫助醫護人員在必要時使用適當的防護措施,也才能確保在供應鏈短缺期間仍有足夠的防護裝備。另外,在人力的調配上,透過一些生物標誌找出自然感染或是未來接種疫苗後能夠產生保護性免疫力的醫護人員,將來可以優先選派為感染的病患執行一些高風險,如:插管等的醫療行為。 最後作者強調,我們還需要進行更多的基礎研究以提供個人防護裝備更好的建議。例如,了解SARS-CoV-2可以在皮膚、頭髮和衣服等表面上維持多久的感染力,以及從這些位置造成接觸傳播的風險。這些知識將幫助我們保護進行氣管插管的醫護人員免於在執行高風險醫療行為過程中感染COVID-19。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David N. Weissman, Marie A. de Perio, Lewis J. Radonovich Jr, et al.
原文連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5376?resultClick=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