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CoV-2利用其表面的Spike protein與宿主細胞表面的第二型血管收縮素轉換酶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2,ACE2)受體結合而進入宿主細胞,因此理論上而言,若能抑制Spike protein 與ACE2受體結合,便能抑制病毒進入宿主細胞,阻斷後續感染的發生。

Vanessa Monteil研究團隊發現,以Vero cells 培養SARS-CoV-2時,若加入臨床用等級的人類重組可溶性血管張力素轉化酶2 (clinical grade human recombinant soluble ACE2,hrsACE2),會產生競爭型的抑制作用(見圖),可有效抑制SARS-CoV-2在Vero cells的生長,病毒量約有1000-5000倍的下降;但若使用老鼠rsACE2,則不見病毒抑制現象。此外團隊也發現,SARS-CoV-2 可以直接感染人類血管類器官及腎臟類器官(engineered human blood vessel organoids and human kidney organoids)。綜合而言,hrsACE2可以在感染初期有效阻擋SARS-CoV-2進入宿主細胞。hrsACE2在感染後期是否也具有抑制病毒的效果,則有待進一步研究證實。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吳綺容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Vanessa Monteil,Hyesoo Kwon,Patricia Prado,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cell.com/cell/fulltext/S0092-8674(20)30399-8

By 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