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及旅遊禁令通常是新興傳染病爆發時首先採取的手段,但這些老方法對傳染力高的疾病通常效果有限,若手段過於強烈或不合理,也常出現反效果。公共衛生服務法361條(Section 361 of the Public Health Service Act)授權美國CDC為預防疾病傳入美國或跨州擴散,可對可隔離及並進行必要手段;其中包括嚴重急性呼吸道症狀,包括武漢肺炎。雖然CDC有這些權力,但CDC大部分僅在疾病爆發時提供專業意見給州政府;但在2017年的新隔離法案中,建議CDC的權力不再受限各州規定。除了隔離的權力,這些法案亦規定CDC應提供隔離者必要的醫療照顧,但可向隔離者的保險公司收取照顧費用。儘管如此,聯邦及州政府的隔離權力仍有許多憲法上的限制:第一,隔離不能以種族歧視的方式執行;第二,限制措施必須要有依據;第三,隔離者的人身自由仍應有法律依據;最後,政府應提供隔離者基本需求,如醫療照顧、藥品、食物、及衛生。隨著社區傳染以在美國許多地方發生,旅遊禁令及隔離已無法停止爆發,因此建議川普政府,為降低武漢肺炎的傳播,輕症患者應留在家裡;為達到這個目的,員工必須被允許遠距上班;但仍有許多低薪及打零工者無法留在家裡或其負擔因社會隔離措施所造成的經濟衝擊。因此在3/13,在川普總統的支持下,眾議院通過家庭第一冠狀病毒應對法案(Families First Coronavirus Response Act),其中包括帶薪病假及失業保險。此外,並須降低病毒檢測及照顧的負擔;在接觸者追蹤中,非公民不應因尋求病毒檢測及照顧而有不利移民的後果。最後,緊急措施應降低各種保險政策下的經濟衝擊。在武漢肺炎的衝擊下,公共衛生法案應加強支持而非限制。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莊淑鈞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Wendy E. Parmet, Michael S. Sinha
原文連結:https://www.nejm.org/doi/10.1056/NEJMp2004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