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患者中,高血壓(HT)和心血管疾病(CVD)是進展成重症的主要危險因素。但是,主要的抗高血壓療法—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製劑(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inhibitors,ACEIs)和血管緊張素受體阻滯劑(angiotensin receptor blockers,ARBs)對於致病或是治療的效果目前仍不清楚。本研究是由德國柏林研究機構的心臟科臨床醫師、分子流病學家、病毒學及感染症等專家學者共同發表,將臨床數據(n = 144)和呼吸道樣本的單一細胞定序資料(n = 48)結合細胞實驗,觀察到高血壓患者免疫細胞具有明顯的發炎反應傾向,並且與COVID-19的疾病進展有關。其重要發現包括:

  1. 在高血壓及其他心血管疾病患者中,未經ACEI或ARB治療的高血壓患者進展成COVID-19重症的比例最高;ACEIARB治療與降低高血壓相關的COVID-19重症風險有關;與ARB治療相比,ACEI治療對降低重症病例的幅度更大;接受ACEI治療的高血壓及心血管疾病患者進展成COVID-19重症的比例與無高血壓/心血管患者幾乎相同。
  2. 接受ACEI治療的高血壓及其他心血管疾病患者中的病毒清除率與沒有心血管疾病的COVID-19患者的清除率相似,而接受ARB治療的患者的病毒清除率可能會延遲。在患者住院期間持續監測病毒量(qPCR)隨時間的變化發現:
  • HT患者的病毒清除率比無HT或CVD患者低
  • 與無HT / CVD的患者相比,ACEI治療的患者在第一次病毒呈陽性後長達16天病毒清除率無明顯差異
  • 與無HT / CVD的患者相比,ARB治療與病毒清除率隨時間的推移明顯降低,也比接受ACEI患者的病毒清除率低
  1. ARB治療的COVID-19患者的細胞內抗病毒反應(cell-intrinsic antiviral response)降低,可能會造成前述觀察到的病患清除病毒能力延遲
  2. 抗高血壓治療不會改變SARS-CoV-2病毒進入細胞的受體ACE2的表現量,因此,接受ACEI或ARB治療的患者不會更容易感染SARS-CoV-2
  3. 高血壓患者的巨噬細胞(non-resident macrophages,nrMa)和嗜中性白血球,特別是在ARB治療下,表現更高的促發炎細胞素CCL3CCL4以及趨化因子受體CCR1因此,與ACEI治療相比,ARB治療在緩解高血壓相關的過度炎症方面沒有那麼有效

這項研究指出,高血壓患者的免疫活化在COVID-19疾病中大大增強,並且為這些患者與炎症相關的疾病不良反應提供解釋。作者們的發現符合一般臨床指引的建議,不建議終止ACEIARB治療,而且顯示ACEI可能是COVID-19流行期間更有益的抗高血壓治療。儘管這項研究是對COVID-19患者的呼吸系統進行的最大的單細胞研究之一,但作者也指出,單細胞RNA定序(scRNA-seq)研究結論通常僅限於部份的患者。因此,在目前有限的規模下還無法確定臨床療效。未來仍需要隨機對照試驗來評估ACEI與ARB治療COVID-19的臨床效果。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Saskia Trump, Soeren Lukassen, Markus S. Anker, et al.             
連結: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7-020-007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