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學家通常需要幫政策決定者決定「減災」要達到的目的:如,減少致病率及死亡率、避免壓垮醫療照顧服務的流行高峰、維持經濟損失在可控制的範圍、或拉低流行曲線以等待疫苗及藥物的量產等目的。

武漢肺炎強制隔離措施對經濟造成的影響非常巨大,疫苗的研發不是問題,但疫苗與藥物的量產則需要時間。因此,目前減災可行的方法只剩下隔離、停止大型集會、停班停課、及封城等手段,用社會隔離的方式降低再生數(R0)。而影響社會隔離措施的幾項因素為:有多少感染者有輕微症狀?這些人是否願意配合自我隔離?在出現症狀後這些人是否能及時隔離?無症狀感染的期間有多長及這段時間的感染力如何?在西方民主國家,個人,而非政府的行動,才是社會隔離政策是否成功最重要的因素。縮短症狀出現至隔離的時間非常重要,因它可減少傳染的機會延緩流行的發生;但與此同時,亦應減少家戶傳染、支持居家醫療、並處理因停班而造成之家庭經濟損失。醫療照顧的需求可能仍然很高,無症狀傳染會是這項措施成功與否的關鍵。接觸者追蹤在初期控制擴散是很重要的一環。再生數2.5的情況下,至少需追蹤70%的接觸者以控制早期的傳播。中國、南韓、義大利、及伊朗的資料顯示,致死率隨年齡增加,在慢性疾病者身上更高,針對這個族群進行社會隔離應該可降低死亡率。在2014~2016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中,死亡率增加與醫療照護系統飽和及醫療照護人員死亡有關,因此,必須加強醫療照護系統的支持並保護員工避免感染。統計模型預測可告知這些社會隔離措施可降低多少傳染。政府應告知民眾預防感染最好的方法並對可能的經濟損失提供協助。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莊淑鈞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Roy M Anderson, Hans Heesterbeek, Don Klinkenberg,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40673620305675?via%3Dihub

By 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