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中國武漢發現第一個病例後,COVID-19很快地在短短三個月就籠罩全球。在非洲瘧疾流行的地方,包括:奈及利亞、塞內加爾和剛果民主共和國也紛紛傳出有境外移入的病例。類似的新興病毒爆發的慘烈教訓也曾於2014到2016年發生在西非,當時伊波拉病毒的流行嚴重打擊幾內亞、賴比瑞亞和獅子山共和國等國家控制瘧疾的工作。由於伊波拉感染早期的症狀和瘧疾很相似,難以在發病初期正確診斷;另外,瘧疾病人因為擔心在醫療機構中會感染伊波拉病毒,因此導致就醫和診斷的人數大幅減少。再者,因為伊波拉的疫情使衛生保健的基礎建設不堪重負,這些地區用於控制瘧疾的資源不足,以致死亡率和罹病率升高。這些顯然是面對另一個新興傳染病威脅時,在瘧疾流行地區現實且迫切的危機。尤其目前非洲與世界的往來越發緊密,因此很難倖免於這一波COVID-19的疫情。而COVID-19感染的初期症狀,例如:發燒、肌肉酸痛、倦怠等又與瘧疾很類似,恐怕也會如當年伊波拉流行時一樣,難以在發病早期正確診斷,以致錯失治療的先機。

作者疾呼,世界各國都在努力圍堵、防止COVID-19病毒擴散,此時此刻在瘧疾流行的地區除了要防範COVID-19之外,也要留意疫情對瘧疾控制工作的威脅,在非洲國家尚未出現大流行前,應爭取時間盡快做好準備。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Jigang Wang, Chengchao Xu, Yin Kwan Wong,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561-4/full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