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美國疫情死亡的人數,已經是越戰死亡人數的4倍。而每位死亡個案將同帶給至少9位家屬深切的喪親之痛;也就是至少200萬美國人在疫情間遭逢疫情帶來的喪親之痛。

而超過6個月的「持續性複雜哀慟障礙症」(persistent complex bereavement disorder / complicated grief)也經常伴隨藥物濫用等精神健康議題。

美國疾病管制局在六月份的調查即指出:40.9%有至少一種憂鬱、焦慮、創傷後壓力症狀等心理健康的問題,而10.7%的受訪者在過去一個月內曾經認真地考慮過自殺。《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刊登一篇紐約大學的學者呼籲重視疫情死亡個案帶來的精神健康影響。

精神健康專業人員對於疫情死亡個案的家屬,可以發揮專業減輕家屬的倖存者內疚感。

國家尚需要更多的資源重視醫療人員的精神健康,因為醫療人員在疫情中,經歷了更多生離死別,也更可能有自責、失眠、焦慮,而需要支持與心理健康的資源。

這篇文章所提到的喪親之痛與症狀,林煜軒醫師在《探索大腦的會談地圖》臉書專頁曾經有介紹過,附上連結給民眾與學者參考:


如何區別喪親之痛的「傷慟」和「憂鬱症」呢?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vanity=InterviewMap&set=a.2024690934452698

「持續性複雜哀慟障礙症」(persistent complex bereavement disorder / complicated grief
https://www.facebook.com/InterviewMap/photos/a.2024690934452698/2024691357785989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林煜軒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Naomi M Simon, Glenn N Saxe, Charles R Marmar  

原文連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71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