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腎臟移植接受者來說,COVID-19大流行無疑將帶來極大的風險,不僅因為這些患者長期處於免疫抑制的狀況,以致感染後出現發炎反應可能會造成器官受損,另外也由於過去多年的慢性腎臟疾病容易引起心血管的併發症而導致死亡率升高。本文是葡萄牙波多市Centro Hospitalar e Universitário的醫師報告5例在當地移植中心診斷和追蹤的腎臟移植接受者感染SARS-CoV-2的臨床表現及預後,並分享治療的經驗。

作者透過回溯性研究,分析在單一移植中心診斷感染SARS-CoV-2病患的流行病學、人口學、臨床特徵及預後。該中心每年平均會執行110例腎臟/胰臟移植,目前仍在持續追蹤接受移植的病患大約有1850人。今年三月葡萄牙第一例確診感染SARS-CoV-2的病患即由該移植中心所診斷的。

在該中心所有確診為SARS-CoV-2感染的患者都接受血液和影像學檢查。住院患者會評估D-dimer、ferritin、CRP、procalcitonin(降鈣素)、hs-troponin等。腎臟移植患者還會做血液培養、胸部X光或電腦斷層掃描。根據臨床嚴重程度,患者會被安排入院或居家治療。依照世界衛生組織的規定,居家治療的期間,患者處於隔離狀態,臨床醫生每天以電話追蹤監測臨床變化以及是否需要至急診重新評估。

一旦確診,則根據臨床病情的嚴重性逐案討論將鈣調神經磷酸酶抑製劑類(calcineurin inhibitor,CNI)的免疫抑制劑減量或是暫停使用。所有病例的類固醇劑量均略有增加(通常從5mg調至10mg /天)。關於抗病毒治療,所有肺炎或呼吸衰竭的患者從第一天即開始每天兩次服用400mg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之後直到第5至10天調整為每天兩次200mg。所有患者在開始治療前都會先進行心電圖檢查評估Qtc間隔。間隔24至48小時連續兩次SARS-CoV-2 RNA 檢測結果成陰性即判定病患痊癒。

5名移植者中4名接受死後捐贈,一名是活體捐贈,其中有一名同時接受腎臟及胰臟移植。年齡的中位數是56歲,接受移植後的時間中位數是28個月。所有病患均有高血壓,但是沒有使用ACEI或是ARB類的降壓藥物。從症狀出現到住院的時間中位數是8天,所有病患住院前皆有發燒,其他常見的症狀包括:虛弱、肌肉痠痛、腹瀉。

確診後所有病患皆停止使用mycophenolate mofetil(MMF),並調高類固醇劑量。若電腦斷層出現肺炎,則會降低tacrolimus(TAC,一種CNI類的免疫抑制劑)或cyclosporine劑量,並依照腎功能調整使用hydroxychloroquine。

退燒的時間中位數是4天,呼吸症狀改善的時間約5天。4位病患臨床症狀明顯改善,一名病患則持續惡化,並出現肺水腫、心律不整、繼發性院內感染等併發症,而需要使用呼吸器並轉入加護病房。最終在發病後第10天去世。

雖然統計的病例數很少,但作者推測,病患合併的疾病越多、使用免疫抑制劑的時間越長以及年齡越大,都可能與感染SARS-CoV-2後較差的預後有關。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Filipa Silva, Ana Cipriano, Hugo Cruz, et al.
原文連結: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111/tid.13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