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ACE2)為新冠病毒感染的重要受體,而使用血管收縮素轉化酶抑制劑(ACE inhibitor,ACEI)及血管收縮素受體阻滯劑(angiotensin-receptor blockers,ARB)等藥物的病人被推測可能會造成ACE2增加而提高COVID-19感染和重症的風險。本文即為了研究使用ACEI/ARB是否與COVID-19的診斷和重症有關。

研究方法採回溯性資料分析,資料來源是丹麥國家行政登記資料庫。作者首先利用ICD-10碼調出自今年2月22日至5月4之間診斷為COVID-19感染的病患,從確診日起開始追蹤至有確定的預後或是直到5月4日為止。分析方法是以Cox 回歸模型病例對照方式比較至少使用6個月的ACEI/ARB與其他種類降血壓藥物與COVID-19發生率之間的關係。主要的預後分析目標是死亡。

結果顯示,4480例COVID-19患者(中位數年齡為54.7歲;男性為47.9%)中使用ACEI / ARB的病例有895人(20.0%),未使用的病例為3585人(80.0%)。 ACEI / ARB組在30天內死亡的比例為18.1%,而未使用組為7.3%。但是在調整了年齡、性別和病史後,並無顯著關聯性(調整後的危險比[HR]為0.83 [95%CI 0.67-1.03])。30天時,使用ACEI / ARB的病患中有31.9%的人死亡或重症,而未使用者中有14.2%死亡(校正後的HR,1.04 [95%CI 0.89-1.23])。在對COVID-19敏感性的病例對照分析中,將571例確診COVID-19並有高血壓病史的患者(中位年齡為73.9歲;54.3%男性)與5710例年齡和性別相匹配,有高血壓但未感染COVID-19的對照組病患比較後發現,在感染COVID-19的病患中,使用ACEI / ARB的比例為86.5%,而對照組為85.4%;與其他降壓藥相比,ACEI / ARB的使用與COVID-19的發生率亦無顯著相關(校正後的HR,1.05 [95%CI 0.80-1.36])。

結論是,在高血壓患者中,長期使用ACEI / ARBs與感染COVID-19沒有顯著相關性;在診斷為COVID-19的患者中,ACEI / ARB的使用與死亡率或重症也沒有顯著相關性。這些結果不支持在COVID-19大流行情況下貿然中止符合臨床指示而使用的ACEI / ARB類藥物。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Emil L. Fosbøl, Jawad H. Butt, Lauge Østergaard, et al.
原文連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7669?resultClick=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