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發生的西班牙流感是歷史上最嚴重的全球大流行疾病之一。幾乎在同一時期,另一種稱為嗜睡性腦炎 (encephalitis lethargica)的疾病也迅速地在全世界蔓延,影響超過一百萬人。患者在一開始都是類似流感的非特異性症狀,急性期表現發燒、嗜睡、眼球運動失調和運動障礙,數月至數年後,患者會出現類似帕金森的症狀,被稱為腦炎後帕金森氏症(postencephalitic parkinsonism)。

這種嗜睡性腦炎是不是由流感病毒造成的,至今仍不清楚。第一位描述該疾病的Von Economo醫師推測嗜睡性腦炎是由一種傳染性病毒引起,並且可能經由鼻粘膜使之更容易進入人體。一些研究也發現,患者的upper midbrain及substantia nigra受損,而腦炎後帕金森氏症的病人則出現腦部萎縮及神經纖維糾結(neurofibrillary tangles),顯示發生神經退化的情形。

感染SARS-CoV-2的病人中超過85%有嗅覺缺失(anosmia)的症狀。某些研究認為冠狀病毒可能會侵襲神經,藉由嗅覺途徑進入中樞神經系統。這種傳播符合Von Economo醫師的假設。

作者認為,我們應該善加利用歷史和現在的證據。嗅覺異常的流行,加上冠狀病毒的神經侵襲特性,支持SARS-CoV-2入侵神經元的可能。在易感患者中,這種感染是否可能從嗅球開始引發神經退化性病變。我們不應該低估這種新型冠狀病毒造成長期神經系統後遺症的可能性。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Antonino Giordano, Ghil Schwarz, Laura Cacciaguerra,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eur/article/PIIS1474-4422(20)30189-7/full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