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應對SARS-Cov-2感染的患者數量呈指數增長的趨勢,歐洲國家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來重整醫療資源,因而無可避免地影響了包括中風在內的幾種疾病的治療。本文中,作者報告來自三個歐洲國家(義大利、法國和德國)負責治療中風病患的神經科醫師的經驗,依據各地醫療資源和健康照護系統,他們在不同的時間點以不同的方式面對大流行。

總體而言,為了優先處理COVID-19病患,醫護人員重整到院前和院內急性中風的治療路徑。尤其在義大利和法國受嚴重影響的地區,中風的醫治都集中在少數幾個中心,其餘的中風病房則被關閉,而原本照護中風病患的醫護人員則被分派去照護COVID-19的病患,或是將原本的病房挪為專門治療COVID-19病患。以法國為例,原本全國約5000床加護病房的床位,在大流行期間,這些重症床位在幾週內很快增加到超過一萬床,而其中7200床都是用於收治COVID-19感染的病患。由於COVID-19患者的人數增加、急診服務能力下降,或是病患必須先被篩檢是否感染COVID-19,所以除了原本的腦部檢查外,還要接受如X光或是胸部的電腦斷層檢查,此外,有限的電腦斷層檢查的設備還必須等待消毒等等,因此嚴重延遲急性中風的診斷和治療的黃金時間。作者發現,在這三個國家的急診室中,診斷為短暫性腦缺血發作(Transient Ischemic Attack,簡稱為TIA)和中風的患者人數比起過去顯著減少,由於急性中風而住院的人數也大幅下降。另外,除了急性期的處理外,在義大利也發現原本中風病患的定期回診、復健等工作,也因為居家隔離等約束而受到影響。不過,在德國的神經科醫師卻發現,因為復健單位的容量變大了,病患從中風急性病房等待轉入復健單位的時間反而比以往縮短了。

儘管只有初步數據,但總體而言,這些情況可能已影響中風預後。COVID-19大流行的這些間接影響可能會抹煞神經病學家在過去幾年中為改善中風患者的病情並降低其死亡率所做的努力。儘管在歐洲SARS-Cov-2感染率正在逐漸趨緩,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解封後的影響仍不可預測。對於歐洲和世界中風團隊來說,重要的是分享迄今為止所學到的經驗,以為中風患者的未來和即將到來的挑戰性時刻做好準備。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Anna Bersano, Markus Kraemer, Emmanuel Touzé, et al.
原文連結: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492764/?from_term=COVID-19&from_sort=date&from_po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