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爆發時,醫護人員承擔救治大量病患的重責大任。但是,暴露於疾病的恐懼,甚至病患生死的高度壓力下,醫護人員的精神、情緒是如何波動?本文是針對大流行前後的中國醫師所作的精神、心理健康研究。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COVID-19)在全球已經累積超過300萬以上的病例,對公共衛生構成了日益嚴峻的挑戰。大流行期間醫護人員承受了非常高的身體和心理負擔,但是COVID-19對醫護人員的心理健康影響卻不清楚。在這項研究中,作者評估了大流行爆發前和爆發期間中國一批年輕醫師的焦慮、抑鬱、情緒和其他與心理健康問題相關的因素。

研究對象是來自2019年8月參加前瞻性Intern Health Study的12家上海醫院的培訓醫生,在開始擔任住院醫師之前的兩週進行評估,並在第3個月(COVID-19爆發之前)和第6個月(COVID-19爆發期間)再次評估焦慮(廣義焦慮症-7量表)、抑鬱症(患者健康問卷-9)和職場暴力。此外,每天利用智能手機應用程式測量情緒價(從1到10,評分越高表示心情越好)。同樣的評估方式和資料收集也曾經對2018到2019年的住院醫師進行過。

作者設計了一系列隨機效應混合模型,評估2018年至2019年和2019年至2020年兩個世代分別在第一季和第二季之間的廣義焦慮症-7,患者健康問卷-9、情緒評分和經驗、觀察以及對職場暴力的恐懼的變化。研究模型中包含了過去認為與培訓醫師的抑鬱和焦慮相關的因素。所有分析均使用SAS統計軟體9.4版。數據分析於2020年3月和4月進行。

結果顯示,在1037名受邀的住院醫師中,有726名(70%)同意參加這項研究,其中有385名(53%)完成了第一季或第二季的調查並被納入分析(247名女性[64%];中位年齡為25歲[四分位間距為23-28歲])。對於2019年至2020年的世代,第1季至第2季之間的每日情緒評分在統計學上顯著下降(β= -0.50;95% CI -0.80至-0.20;P = 0.002)。同時,此期間抑鬱症狀(β= 0.61;95% CI 0.08至1.14;P = 0.02)和焦慮(β= 0.64;95% CI 0.17至1.12;P = 0.008)的得分顯著提高。此外,對暴力的恐懼(Odds ratio為2.36;95% CI 1.56至3.57;P <0.001),和觀察到來自患者或其家屬的暴力行為(Odds ratio 3.63; 95% CI為2.50至5.27,P <0. 001)在統計上有顯著增加。相比之下,2018年至2019年世代的第一季和第二季之間,無論情緒、焦慮、抑鬱症狀或職場暴力狀況在統計學上皆無顯著變化。

這項研究發現,在COVID-19爆發後,中國的醫生出現了心理健康症狀增加、對暴力的恐懼和情緒下降。這些發現可能反映出隨著COVID-19的出現,培訓醫師增加了臨床工作量,並且與過去研究的證據一致,亦即在傳染病暴發期間,醫師面臨的額外壓力源對他們短期和長期精神健康問題帶來更大風險。

不過本研究有一些局限性,主要是其樣本全部是中國的第一年培訓醫師。因此需要在其他醫師群中進行研究以更廣泛地了解COVID-19大流行對醫師的心理健康影響。由於目前大多數新病例是在中國境外,所以確保醫師能得到適當的支持和心理健康的服務,對於他們自己以及患者和全球社會的福祉將日益重要。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Weidong Li, Elena Frank, Zhuo Zhao, et al.
原文連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tworkopen/fullarticle/2766578?resultClick=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