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重症患者及特發性肺纖維化有相同的危險因子,即年齡、男性、及慢性病,如高血壓及糖尿病。目前已有的抗纖維化藥物在各種病因的急性肺損傷及病毒性肺炎均有抗纖維化活性,有可能在SARS-CoV-2感染中減弱肺纖維化的風險;新的抗纖維化藥物在急性或病毒引起的肺損傷中有抗病毒及保護上皮細胞的作用。現有或正在開發中的抗纖維化療法可能可預防特發性肺纖維化患者成為COVID-19重症患者,在無特發性纖維化患者治療嚴重COVID-19,並在SARS-CoV-2感染後預防肺纖維化,臨床試驗應考慮抗纖維化療法。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莊淑鈞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Peter M George, Prof Athol U Wells, Prof R Gisli Jenkins, et al.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res/article/PIIS2213-2600(20)30225-3/full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