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西方醫學而言,中草藥在治療疾病上的角色一直存在著矛盾的情結。傳統醫學的現代化和標準化也一直是近年來中醫學界努力的目標。本文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設第二醫院楊醫師對於謹慎使用中草藥的看法。

2020年4月14日,一名中國官員在記者會上宣布,已批准擴大三種專利中草藥的適應症用以治療COVID-19,包括用於輕症的「連花清瘟膠囊」和「金花清感顆粒」,以及治療重症的「血必淨」注射液。  

雖然這些藥物在中國被用於治療COVID-19,可以有效緩解發燒、咳嗽和疲勞等症狀,甚至減少重症的可能性,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相關中草藥臨床試驗或是將治療成果經過嚴格同行評審刊登於國際公認的期刊。如果僅根據一些初期的細胞實驗結果就批准於臨床使用,恐怕會招致許多問題。

首先,安全是重中之重。擁護者認為中草藥向來被廣泛使用且安全,但事實是所有藥物都存在風險。在1990年代就有研究報告指出,一些服用減肥藥的婦女發生腎衰竭和尿路上皮癌。後續的研究提醒世人注意許多傳統草藥中發現的化合物—馬兜鈴酸的作用。喜炎平注射液也是被建議用來治療COVID-19的中草藥之一,但是近期因為一些不良反應的報告後,某些批次的藥物已經被召回。儘管這些專利草藥已經在臨床上使用了數年,但將它們應用於治療如COVID-19的新型疾病時,尤其是與其他抗病毒藥、抗生素和免疫抑製劑聯合使用時,其安全性需要謹慎評估。

其次,作者認為需要經由臨床試驗證明這些草藥的功效。許多傳統醫學從業者認為,草藥療法無法接受檢驗,因為它們是針對每個人個別的症狀而量身定制。但作者認為這種說法根本沒有說服力。由於專利草藥都是在治療之前就生產的,而且其成分是固定的,因此可以使用包括死亡率、臨床改善時間和加護病房住院天數在內的指標來評估草藥對COVID-19的療效。標準臨床試驗可能會遇到方法上的挑戰,既費時又費力,但這不應該成為降低安全性和療效標準的理由;數千年的使用和信仰也不能被視為傳統草藥功效的證據。

第三,基本的分子機轉尚不清楚。「連花清瘟膠囊」已被證明具有廣泛抗病毒和抗發炎作用,但其有效成分和潛在的作用機制尚不清楚。草藥通常包含許多活性成分,因此重要的是更清楚了解哪些成分具有功能以及它們如何作用。有限的細胞實驗和動物研究不能保證藥物安全和有效。

最後,一般民眾無需醫生處方即可輕鬆購買草藥。有人聲稱某些專利草藥可以有效治療COVID-19,所以有些有流感症狀的患者擔心可能需要被隔離就自行購買草藥而不去就醫,因此延遲了疾病的正確診斷和治療,甚至也妨礙了政府的防疫工作。2020年1月底,社交媒體上流傳謠言,一種名為「雙黃連」的專利草藥藥物含有金銀花和連翹,在傳統醫學中用於治療流感和普通感冒,有助於抵禦甚至治癒COVID- 19,從而引發全國成千上萬的人湧入藥店購買草藥,以防萬一。

當前的COVID-19大流行對中國政府和民眾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挑戰。醫生和研究人員急切地尋求一種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當常規藥物如lopinavir、ritonavir、氯喹和羥氯喹無法達到預期效果時,從傳統草藥中篩選潛在的活性成分確實是一項不容忽視的可行策略。作者之前就曾呼籲測試傳統草藥於治療COVID-19,但不要在沒有足夠科學依據的情況下做出倉促判斷。

鑑於COVID-19的高發病率和高死亡率,緊急使用未經證實的藥物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對草藥的新適應症的批准仍應以證據為基礎。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國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來促進傳統醫學的現代化和標準化,進行許多基礎和臨床研究以獲得國際認可,但是匆忙的批准似乎是一個倒退的作法。作者強調,不應放棄從傳統草藥開發為藥物必須經過的嚴格測試,而這是我們保護脆弱患者的唯一途徑。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Yichang Yang
原文連結: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1143-0/full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