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第二週,美國一個都會區,400多個加護病床,僅剩21床;我們該如何應付數千名需要照顧的美國人?

我們須與公衛合作,以確保及時並準確的執行群體的介入措施,包括社交距離、檢疫、及隔離,以拉平流行曲線。第二,使用過去數十年的準備面對新挑戰:首先,建立指揮系統,使用已建立好的突發事件處理原則及照護的概念,醫院可規畫調整各項服務的照護數量,以平衡需求並將資源集中在急診上。其次,結合公共衛生,醫院可透過商業、醫院、或公衛實驗室擴大篩檢;我們負擔不起大量在醫療機構尋求照護的人並將他們暴露在未受感染者面前,公衛官員須明確溝通,那些患者需要檢測,那些人可待在家裡以防止醫療系統不堪負荷。除此之外,在面對需要長期介入的疾病而資源短缺的情況下,了解人們的臨終期望至關重要;棘手的問題必須解決,如果其他人將因缺乏呼吸器、透析、及中斷治療而死亡時,他們是否仍然希望接受治療。同時,我們需要擴大重症住院治療;使用擴大的COVID-19患者照顧區,制定階段性計畫以達到American College of Chest Physicians建議的增加200%重症照顧病床。擴大重症住院治療同時需要依賴長期照顧、替代性照顧系統、及家庭照顧,以承擔更大的出院量;因COVID-19恢復者應被送往指定機構,需與長照提供者進行詳細規劃。保護醫療工作者健康至關重要;即使產量增加,我們仍無法避免短期內N95口罩及其他個人防護裝備供不應求的現況。除了保護,在學校關閉及大量病患的同時,在醫療現場維持足夠人力也困難;為執行新任務,在”最高許可”範圍內實習,減少公文往來及其他繁文縟節,使用家庭輔助人員及社區志願者或可支援患者照護;現在就教育員工他們可能的角色、挑戰、個人防護裝備使用、及預期任務的調整,可增強他們的能力並預期他們的需求。重新調整資源;COVID-19對兒童影響似乎比老人低,因此一些兒科資源可能可支援成人門診及住院。因患者的偏好或醫師的選擇,某些門診或選擇性手術將被取消,可釋出醫師、診間、及手術房。善用空間、人員、及物資,將可擴大照顧能量。無論此次COVID-19影響有多大,下一次我們都有責任要做得更好,我們這次必須要學到教訓。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莊淑鈞博士摘要整理)

Author:John L. Hick, Paul D. Biddinger.
原文連結: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p2005118